耶穌言行的無政府性

據《新約聖經》(Bible: New Testament)〈馬太福音〉(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所載,耶穌不但擁有猶太民族(the Jews)祖先亞伯拉罕(Abraham)、大衛(David)的血統,祂的出生、接受聖約翰(John the Baptist)施洗、及至成年並開始傳佈福音,這整個過程實為一連串神話式的人生發展歷程。

猶太民族的歷史充滿被壓迫、遷徙、動盪戰亂等記載。此民族先後被波斯、希臘及羅馬等不同帝國統治過,而這些帝國的統治者不乏對其族人加以迫害。所以,這不幸的猶太族人的經歷自然形塑出一種民族意識:極其渴望有一位來自「天上」的使者打救其屢屢陷於水深火熱中的猶太人。耶穌就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被安排降世。

據《新約聖經》所述,耶穌的誕生首先被當時統治猶太土地的希律王(Herod the Great)所忌諱。因為有通曉星象的博士為敬拜將要出世的耶穌從遠方而來。希律王從這些博士的口中得知,耶穌會是「猶太人的王」。在政教合一的現實下,這正意味著既有王權將被挑戰的事實。羅馬帝國統治者希律為阻止這個未來的「王」對自身統治的威脅,不惜下令屠殺大衛城伯利恆(Bethlehem)中所有兩歲以下的嬰兒。結果是徒然的:耶穌的誕生是神的旨意,上帝不會使「人子」降生後就結束生命。耶穌的父母約瑟(Joseph)及瑪利亞(Mary)在夢中得到上帝的明示,先一步逃往埃及避難。及後,這位「猶太人的王」在加利利(Galilee)的拿撤勒(Nazareth)成長,成為一生志願帶領猶太人乃至全人類脫離困阨苦難的「基督」、「救世主」。

(摘自: 無政府與全球化. 台北: 國立政治大學. 2003)

無政府性釋義 (7)

在現今資本主義高張的人類社會,任何事體的成就都無法脫離經濟-由金錢所產生出來的各種問題(這就是權力所建構的「遊戲規則」)。任何政治社會運動都需要一定額度的資金才能付諸實踐。那麼,資金從哪來?沒有資金,何來運動?又何來所謂民眾團體組織?又何來社會力量的凝聚?

無財主支配的重要意義在於鼓吹任何反對權力的主張甚至實踐,其得以成立和存在的憑藉並非依賴權力本身─如政府建制、企業集團、資本家願意提供資金支持來成就其基本立場的具體化。不論是個人或團體組織,抱有其阻抗權力擴張和發展的存有價值的前提應建基於自身的經濟獨立─如透過勞動、民眾自願捐助等方式作為支撐其反對宰制信念的基礎條件,而不是靠攏政府或財團。

若某反政府的個人或組織團體必須依附政府或企業作為其既定運作或生存模式,可以預見,其對整體社會的發展而言並無任何顛覆和創進的性質。換句話說,它只是所謂「多元社會」中被權力所允許的裝飾品而已。

(摘自: 無政府與全球化. 台北: 國立政治大學. 2003)

無政府性釋義 (6)

(3) 無財主支配-以自給自足對抗經濟壟斷

權力的擴張在於經濟資源的略奪和壟斷。只要控制人賴以為生的各種物資,統治的施展將順遂且不受挑戰,古今皆然。所以,體現創造和反政府這兩種無政府性的根本基礎在於由個體反對權力宰制之信念出發,在實踐具體顛覆行為的過程中,從頭到尾以個人所成就的經濟條件作為立足點,其無政府性才能完整兌現。為此,我們可對現代政治社會運動的發展加以考察並釐清問題所在。

在現代社會,公開批判政府的施政甚至倡言無政府主義似乎並不困難。不過,我們應著眼於作出如是批判的運動份子或團體是在何種社會脈絡及經濟條件底下去論述其主張。例如,有不少運動團體及非政府組織是以立案的形式成立。所有參與人士都是雇員,以薪資作為生活條件,而這些團體組織的資金卻是來自政府或企業的補助贊助。當它們質疑政府的施政利於企業壟斷經濟卻影響民眾的生計時,其陷入一種理論實踐融貫邏輯的矛盾:一方面站在民眾的立場試圖左右在上位者的施政;另一方面依賴在上位者或既得利益者從民眾剝削而來的資源存活。這種矛盾的真實性可從政府或企業有權透過停止其經濟支持來消弭社會反對聲音而獲得證實。所以,這些社會運動團體及組織如何將自身的運作係由權力所支撐卻抱持著反對權力的立場這個事實正當化或合理化?

(摘自: 無政府與全球化. 台北: 國立政治大學. 2003)

無政府性釋義 (5)

(2) 反政府-反抗權力宰制的具體立場

無政府性反映一種反政府的具體立場、思維和行動。「政府」的存在代表著絕對權力的在場,作為主宰人的政治生活的建制機構。起初,反政府所針對的並不是某個特定統治機關的存在事實,其實係針對宰制本身:反政府反對任何權力對人的宰制、反對所有在上位者為了延續其統治和利益所施行的各種不合公義和倫理的作為,並批判其無視民眾百姓的霸權態度。

反政府的實踐可以是以群眾集會、抗議、示威遊行、甚至政治革命的形式出現。另一方面,反政府亦可以其他方式進行,例如文學、音樂等藝術創作來反映其精神本質。反政府從反對政府的施政出發,以至反對政府的建制架構及其存有的理論基礎,進而發展成為一種無政府的具體主張或思想。無政府性藉此體現。

(摘自: 無政府與全球化. 台北: 國立政治大學. 2003)

無政府性釋義 (4)

當人受到外在環境的刺激而進入某種特定的精神狀態,創造的本能亦可被激發。例如,創造可以從接觸前人的創造或得知某突發事件的發生而來,這些誘發元素使人產生一種希望將思緒和情感表達出來的原欲。這個創造意念的形構過程往往是創造的一部份。創造的結果通常被稱為「作品」。不僅如此,創造應包含創新的事實。如果只是複製前人的概念,只換上不同的名堂加以充數,此乃係抄襲,其具體行為不能被視為創造。

一種具社會性的創造企圖,其實踐過程必然獲得眾人的迴響、尊重及承認。歷史中,我們發現不少人從己身的政治立場、思想和理念出發從事創造實踐。不過,他們未必得到他人的認同和支持。當然,我們不能以無人認同或少數人認可等判斷作為基礎試圖否定其創造的價值及社會意義。若跳脫「純抽象」的角度去追問創造作為探尋全人類福祉和理想生活的原始動機,對他者的關懷則必須被包含在創造的實踐中。只有真誠地將個體與群體連接起來,創造的完整化才能實現。

(摘自: 無政府與全球化. 台北: 國立政治大學. 2003)

無政府性釋義 (3)

創造可以被下列幾項條件滿足:一,創造必須依據人己身堅定不移之信念藉以實踐;二,創造容納不同思想產物或物質元素的集成、整理和再生;三,創造的成果需具獨立新穎的特性,並能取得他人的同理和共感。

因人具備創造的本能,能運用並開發其精神及意志─其來自個體生活經驗歷史所累積習得的信念形構,確信不疑地將原本並不「存在」的事或物,以一己之力以不同的行為形式表現在外。換句話說,創造本能的呈現就是所謂的「藝術」,包括音樂、文學、戲劇、繪畫、雕塑、建築等都是例子。當然,創造本能乃是一種潛能。雖然每一個人都具備,但並非每一個人都有意願加以運用。這是一個根本問題的陳述:在於人「做不做」,它與人「有沒有能力去做」無關。

(摘自: 無政府與全球化. 台北: 國立政治大學. 2003)

無政府性釋義 (2)

無政府性就是一種具備阻抗任何宰制企圖的精神性質或反映,其可體現在任何以存有呈現其自身的人、事、物。無政府性包含以下數種反對權力的特質或理念的實踐:

(1) 創造-人以原初本能表達對權力的異議

不論生活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人,無論其性別、種族、語言文化、或以各種方式開展其存有的可能條件,都具備創造─一種將不同的物質轉化提升以對應其精神狀態或意欲的品賦和能力。這個過程係從無到有將「作品」催生的勞作。創造本能的存在是一項根本基礎去證成人,作為一個獨立個體,其生命和生活形成歷程應被無條件尊重和正視的憑藉。無論我們將這個命題放在假定或真理的推理脈絡來理解,都能有效。基本上,所謂「文明」實是以肯定人具有創造本能來賦予人之所以為人的基礎價值,它的內涵是這樣被構成論述的。

(摘自: 無政府與全球化. 台北: 國立政治大學.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