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對未知的恐懼係政府存在的根本基礎

政府存在的基礎建立在稅收(支付其運作的成本)、法律(作為其運作的依據)、軍隊(對外主權的維護)、警察(對內秩序的維持)等政治條件上。政府係統治機構,它必須扮演作為一種絕對權力的象徵和工具。為何要實施絕對的權力?因為「人不可能自治自管」。所以,政治首先假定人性向惡的潛能。除了規範政府的型態及相關制度的推行形式,法律存在的關鍵理由是限制個人的自由和防範「罪惡」的滋生。以「俯視觀點」而言之,對個人的自由,限定其範圍及立下嚴格的定義是必要的:在哪一範圍下的自由是被允許,而什麼是超出「合法」領域外的自由。對於每一個生活在社會中的人,這些定義和規範看來都是必要的。只有如此,「秩序」才能維持。如果沒有法律來指導人的行為標準、沒有警察來「監視」和管理社會,人民必然作亂;若沒有軍隊,我們就無法抵抗他國的入侵。

「很多事情都無法想像了!」倘若沒有統治者、沒有政府,整個國家、社會就會陷入「瘋狂」、「混亂」、無法治理的狀態之中。人類數千年的文明將毀於一旦。

無政府主義者提出各項論理依據,明確地回應這種不合乎事實的反對論。無政府思想理論家希望人們進一步思考人的生活世界及政治現實的本質,並進入其文明結構中去考察。透過這些考察,我們便能了解及公正地評價所謂「政府」究竟是什麼,而無政府主義的訴求和論理依據又是什麼。

(摘自: 無政府與全球化. 台北: 國立政治大學. 2003)

Advertisements